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中国《突厥语大词典》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2006-12-15 00:38:30|  分类: 海热提江·乌斯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突厥语大词典》研究的回顾与展望

维吾尔族  海热提江·乌斯曼

 

内容摘要:《突厥语大词典》是11世纪维吾尔著名学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大作,我国《突厥语大词典》研究的发祥地。该文描述了近两百年来我国辞典研究的主要情况。

关键词:突厥语大辞典 研究

 

著名诗人和思想家优素甫·哈斯·哈吉甫在其宏伟巨著《福乐智慧》中这样写道:

 

学者、哲人是另一个阶层,

他们用知识为世人把道路指明。

要十分爱戴他们,尊重其意见,

或多或少学其知识,探讨钻研。

他们能将优劣好坏分清,

他们的道路正直而纯净[1]

 

尊敬伟人,纪念圣贤,对其作品和言语进行抄录,编纂成书,学其理论,记其训诫,从中获取精神食粮和启迪是中国人民,特别是维吾尔族人民群众中历史形成的民族文化传统和观念。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是十一世纪伟大的语言学家,他以名著《突厥语大词典》而为世人所瞩目。从这个伟人过世开始,做为其后代的维吾尔人民对这位学识之士渊博表现出了无比的敬意。在这位学子出生的地方喀什乌帕尔乡阿孜克村选了一处景色优美、空气清爽、土质上好的“诺如孜布拉克(即春节泉)”近旁的坡地建立了陵园[2],为的是让世人纪念他、朝拜他。千百年来一直成为精神和知识之宝库,为人民为文人墨客们所敬仰。这也正是本文所提出论点最为直接和最有力的证据[3]

在维吾尔近代文化史上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之光辉形象依然闪烁着绚丽多彩的光芒。维吾尔启蒙运动人士以各种方式方法纪念这位学者,表达对他的无比崇敬之情。他们为麻赫穆德·喀什噶尔的声名感到自豪和骄傲,相互传递着有关他各类作品的信息。致使学者之名之作世代相传,直至今日。

以下我们将对19世纪和20世纪新疆维吾尔族人民和其他民族的作家学者们就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所留下来的各类信息资料进行简单的介绍和归纳。

第一,对就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麻扎撰写专门的志书传记相互进行交流和传递。甚至这些志书的主要内容为一部分人背诵、记忆下来。我们了解到的有关这方面内容的志书是喀什噶尔的历史学家阿布都勒·艾力于1791年所著的《艾兹莱提·毛拉传》。这类志书直至近年仍为人民群众所珍藏[4]

第二,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麻扎以“艾兹莱提·毛拉”(大学者之意)一名而著名于世。渐渐成了习文弄墨的人们定期集中对麻扎进行朝拜、守夜和进行学术交流活动的文化圣地。

第三,喀什著名学者和喀孜(法官,即总喀孜)穆罕默德·萨德克·喀什噶里(1725-1849)在其一部名曰《西力甫的双行诗》(Mäsnäwi šerif,该书是1207-1273年代中亚学者加拉里丁·路米的著作)一书的封面于伊斯兰历1252年(公元1836-1837)作《颂辞》捐给了喀什乌帕尔乡的《艾兹莱提·毛拉》麻扎。其中有这样的叙述:伊斯兰历1252年(牛年)伟大的回历七月的第14天,按照教规建立起来的喀什伊斯兰教法院的法官(喀孜),即本人毛拉萨德克·艾来木··艾拉阿訇(即穆罕默德·萨德克·喀什噶里)就此立据,并加盖私章:本人年龄114岁,身体完好,把六部以乡土感、远大志向和道德情操做为知识学问之源的,以知识教育启蒙为内容的册子汇集成一部书,以辛勤劳作之笔为其篇章作了精美装饰的,用高额足金购得的本人财产《西力甫的双行诗》一书捐赠给座落在喀什(疏附县)乌帕尔一带山坡之上,清泉簇拥中的阁下买吾兰、有如宗教之圣光的侯赛音的儿子,这位笔墨之圣麻赫穆德·喀什噶尔的麻扎做永久的瓦合甫(宗教财产)[5]。”

在这个捐赠文件中还签盖有当时喀什地区的知名人士那孜尔阿訇、秘书官毛拉阿布都热衣木·尼扎里、秘书诺如孜阿訇,以及图尔都西阿訇·艾里毕,图尔迪·夏依哈阿訇、毛拉胡吉拉克、再东·库鲁别格等人士的证词和私章[6]

这部书在喀什名士库图鲁克·夏沃克(1876-1937)的家中被珍藏多年以后,转到其子喀什法官艾米尔·侯赛音喀孜(1900-1985)手中。1983年该书正式移交到了人民政府,现在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会科学院妥善保存[7]

第四,阿布都热衣木·尼扎里、图尔都西阿訇·艾里毕、艾合买德·孜亚依等人在拜访“艾兹莱提·毛拉”时为此留下过专门的诗文。阿布都热依木·尼扎里(1767-1880?)曾在喀什的经文学院做高级经文导师,也曾在祖乎尔丁·阿克木伯克的官府任过秘书长的职位。他一生写过十多部的长诗作品,在一次赴乌帕尔的艾兹莱提·毛拉麻扎进行朝拜时,他曾作过这样一首诗:

Yänä häzriti šäyhi häbibi äjam,

Ki qhayraghida kilmiš wujudi ädäm.

Opalda yetiptur hazriti mäwli,

Ki mollam atap häzrä ipu käwi.

Yänä häm äzizi imamlar diban,

Diyari opalda boluptur ayan.

Yana jayi paki äzizan durur,

Bular mänzili qhum šähidan durur.

Ki šayih jalalidin ali nijad,

Bular jayi paki asli Baγdad.

 

[大意为:另外一个是尊敬的神学家艾加木(Äyjäm,既中亚或者伊朗引用者)的朋友,山坡里被埋葬着躯体。在乌帕尔躺着艾兹莱提毛拉(即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大、小、老、少都尊称大毛拉,还称其为尊敬的依玛木。他住在乌帕尔故土是那么的尊敬和清洁的,他们的目标是到达库姆沙赫的地方……][8]

图尔都西阿訇·艾里毕(1802-1862)是一位长期生活在喀什市生活的著名诗人,他留下了《艾里毕之书》等数篇大作。他作为穆罕默德·萨德克为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陵园捐书一事的见证人之一,时常都去朝拜大毛拉麻扎,在一次拜访中,他作了这样一段文字书于艾兹莱提·毛拉木清真寺的寺门上:

 

满怀希望,我拜在你的殿堂,

希望你能接受我所诉的衷肠。

1254年毛拉图尔都西·阿斯·喀什噶尔[9]

诗人艾合买德·孜亚依于1940年间筹划写作《热比娅与赛丁》一剧的时候,为了获取素材,且意欲启发灵感而来拜访艾兹莱提·毛拉麻扎。在这里他看到了这首写于1838年和1839年间的双行诗。他为此感触很深,随即写了这样一首诗:

 

我为拜访而来乌帕尔,

看到了这里的一块门板。

门板上书着许多的文字,

上面有清晰之处,也有残迹。

细辨中发现门框上的字迹,

明示着此为“艾里毕”所为。

其字清楚未有半点磨损,

它兆示着如此的内容[10]

 

夏木斯丁·大毛拉(1874-1933)是一位喀什市生活的著名经文学院教授和诗人,在一次参拜苏图克·布格拉汗的麻扎时,也一并拜访了诗人麻赫穆德·依克木伯克(1818-1902)的陵墓,并且在坟头上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之二的故乡是阿图什,

其父是米尔艾合米迪是苏里坦苏吐克麻扎的神学家。

他有许多流芳于世的足迹,

愿其在人民心中有一处空地[11]

 

从这一点来看,对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有着充分认识的夏木斯丁·大毛拉把做为当时喀什著名人土和诗人的麻赫穆德·依克木伯克非常敬重,而且尊称他为“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第之二”。

库图鲁克·夏吾克是一位在喀什成长起来的学者,启蒙运动人士,他在喀什的经文学院、开罗艾孜艾尔经文学院、伊斯坦布尔、莫斯科等地学习深造,是对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十分敬重和爱戴的充满理性思维的学者之一。他在20世纪初期写作的一首名为《喀什噶尔》的诗作中这样写道:

 

不要小看喀什噶尔,这里不乏英雄豪杰。

有的是苏丹·苏图克·布格拉汗那样的帝王可汗。

为人民而壮烈牺牲,与敌人浴血搏斗。

有的是阿里甫·阿尔斯兰那样的英雄好汉。

《福乐智慧》光彩照人,给人民带来福音,

有的是优素甫·哈斯·哈吉甫那样的饱学之士,

为天下人留作纪念而流芳百世。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写了《突厥语大词典》,

能为祖国争光,最使我夏吾克迷恋。

这个城里有很多人民的好儿男[12]

第五,民国期间(1911-1949)开设了一些图书馆,其间除了收藏有其它一些书籍外,还藏有《突厥语大词典》等珍贵书刊受到了广大读者的欢迎。

阿布都哈德尔·大毛拉图书馆,是维吾尔新民主主义革命之主将之一的阿布都哈德尔·大毛拉(1854-1924)在完成俄罗斯﹑苏联的留学活动,回到祖国之后开创的。这座图书馆座落在喀什市王宫近旁。于1920年和1924年间向公众开放的这座图书馆馆藏的《突厥语大词典》是土耳其人克利斯力·热弗艾特(Kilisli Rif’ät)印制的版本。这种版本是伊斯兰历1333年和1335年间(公元1915-1917)在土耳其铅印出版的版本。

优素甫·哈斯·哈吉甫图书馆于1945年至1949年创建于乌鲁木齐。这座图书馆中收藏的《突厥语大词典》是由土耳其人毕斯木·阿塔拉依(Bisim Atalay)于1939年至1941年用土耳其语翻译出版的版本。这座图书馆馆藏中除了《突厥语大词典》外,还藏有《福乐智慧》的版本[13]

第六,民国初期开始许多文人志士为使自己的民众能够更容易看到和更容易理解《突厥语大词典》,致力于翻译成现代维吾尔文出版。这项特殊而有深刻意义的工作最先由维吾尔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库提鲁克·夏沃克发起。他在土耳其学习期间,买到了克利斯力·日弗艾提所印制的《突厥语大词典》版本,并在1920年返回祖国时一并带回来,从此把翻译该著列入自己工作的议事日程当中[14]1930年之后,与诗人买买提力先生(陶甫克)一同开始了翻译工作[15]1937年这两位启蒙战士为刽子手盛士才所抓捕,并残酷地杀害。随之《突厥语大词典》的翻译工作一度停止[16]

第二个接手这项特殊工作的是著名学者,熟知阿拉伯语的斯玛义大毛拉。斯玛义大毛拉是毕业于喀什经文学院的优秀学者,以后在塔尔巴哈台(即塔城)落户。(原为喀什疏附县别什克里木人)[17]1946年受三区革命的领导艾合买提江·卡斯木的倡导翻译了《突厥语大词典》的第一卷。这位学者虽然是翻译行业的新手,尽可能全面而完整地对著作中出现的阿拉伯文的注解和诠释,古代词汇的语法规律进行注解。为了使词汇更容易查找,简索而如对名词的安排一样,把动名词也置于前部。对一些属于词汇意义和出处等问题处理上,他把自己的分析做为附录与原注解排在一处,以较高的热情和责任感完成了翻译工作。但是由于一些原因,他没有能继续这样光荣的使命[18]。该译本被保存在新疆博物馆,编号59.[19]

这项翻译工作第三次的开展落到了著名诗人和文学家艾合买提·孜亚依的身上。

在喀什地区行署专员赛都拉·赛甫拉尤夫(这人以后担任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副委员长)的热情倡导,并在物质上给予大力支持,在喀什地区公安处处长阿布都热衣木·依明阿訇(皮台克)的具体安排布置下[i],艾合买德·孜亚依以土耳其印刷的《突厥语大词典》的版本为样本,于1951年和1953年间将其翻译成了现代维吾尔文。这部译著的手稿由其兄长,喀什沙克亚经学院的教授、学者、诗人穆罕默德罕·买合苏木(派孜)在八个印张的本子内分两栏,右边排原作的阿拉伯文,左边编排其译文,并按阿拉伯文书法艺术全部重新抄录了一遍。并且于1956年与喀什市江库尔干人、经文教师穆罕默德依明阿吉,牙森阿訇·欧尊等三位阿拉伯语学者们一道对书稿进行了全面的勘校。在该书的第三卷的最后一页签字注明:翻译人员艾合买德·孜亚依先生用非常优美而又准确的语言文字翻译完成了《突厥语大词典》这一巨著。我们确信其译文的准确与无误,并签名盖章[20]

19539月赛都拉·赛甫拉尤夫调为喀什前往乌鲁木齐的时候,把《艾合买德·孜亚依所译的手稿带到了乌鲁木齐。其间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新疆省文化厅文物处的×××找到他并向你打听这部手稿的来龙去脉时,他把书稿交给了这个人[21]

大约在1954年,一位出生于喀什,后来在塔城、沙湾等地工作,解放后来到乌鲁木齐工作的人(赛都拉·赛甫拉尤夫先生未能忆起这个人)把一本翻译文稿交给赛·赛甫拉尤夫先生,并告诉他:无法使这部书稿印刷出版,据说您在喀什的时候让艾合买德·孜亚孜先生翻译完成了这部书。我想对研究工作会有很大帮助、所以我把这部书的资料带回来还给你[22]

《词典》的这个书稿是这个人翻译的还是另外的人译的,这一点不很清楚。赛甫拉尤夫先生就把这些书稿一并保存在家里几个月之后,交给了×××先生。

乌依古尔·赛拉尼先生和穆罕默德·萨利赫二人做为第四次接手《词典》翻译工作的人,开始了翻译。这项工作是在1960年至1963年间进行的。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民族研究所史学家乌依古尔·赛拉尼先生和语言学家穆罕默德·萨利赫二人以乌孜别克斯坦学者沙力·穆台力波夫编译的乌孜别克文版本为样本进行翻译。包尔汗先生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高兴,并专门给他从北京寄来了1945年和1947年间由××××赠给他的,由毕斯木·阿塔拉依土耳其文译本(三卷本)。乌依古尔·赛拉尼先生找来阿拉伯文版本(可能是热弗艾特印制的版本作者注)与穆罕默德·沙力大毛拉一道非常仔细地对照了一遍,把译稿做得更为完善后,交给了科学院民族研究所领导,并建议铅印出版。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这部翻译手稿做为黑书进行了展览,没过多久也就丢失了[23]

语言学家依布拉音·穆提义先生参加了筹建北京的民族出版社,为一系列书籍的出版做了许多工作。他于1956年向出版社的领导写了关于出版《突厥语大词典》的申请报告[24]

这份申请报告通过出版社领导交到周恩来总理,总理看过申请后做了如下的批示:如果维吾尔族有这样的古典作品,一定要出版。因此,依布拉音·穆提义给喀什写信要求把艾合买德·孜亚依所译的手稿寄来。在喀什收到信,书还未寄出时,“清查旧书运动”开始了,出版《词典》一事也就此搁浅[25]

第七,从民国开始到1980年许多有识之士都潜心研究《突厥语大词典》,在他们的学术成果中提及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这位伟大的学者,并对此提供了许多依据和参考。

1919年至1924年阿布都哈德尔大毛拉,1920年至1930年库图鲁克·夏吾克,1930年买买提力·台沃甫克都曾对《突厥语大词典》进行过一定的研究[26]。伊敏·吐尔逊在1944年的《新疆日报》发表的一篇名为《我们的遗产和契约》的文章中,依达依图拉阿訇、沙比尔阿訇等于1945年昭苏所著的《突厥蒙古史》一书中[27]。包尔汗于194610月在喀什市艾提卡电影戏剧院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的发言中[28],史学家和文学家阿布力米提·肉孜在1947年所写的名为《维吾尔古代文学志》一册子中[29],依布拉音·穆提义于1948年在乌鲁木齐出版的刊物中和1949年在南京出版的《现代》杂志第二卷第1期发表的《突厥语史略》一文中,《新疆历史的伟大文物》(发表于《新疆文艺》1955年第6期,维文),买买提江·沙迪克的名为《论两位维吾尔学者》一文中(发表于《新疆教育》杂志1957年第2期),学者阿布都许库尔·穆罕默德·伊明的《维吾尔族11世纪的两位学者的笔记》文章中,(发表于《新疆学院》杂志1956年第3期,汉文版1956年第4期。)《维吾尔古典文学及古典文学的搜集、学习和研究》(《新疆日报》1957630,维文)光天著《维吾尔族的古典文学》中(《光明日报》1956713版),画家哈孜·艾买提教授之《发扬我们美术的崇高作用》中(发表于《新疆文化》杂志1957年第2期),艾合买德·孜亚依之《关于维吾尔古典文学的发展及我们从中要学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家协会19575月首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30] (该讲话发表于《新疆日报》1957531),阿布里米提·肉孜之《学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与其<突厥语大词典>一著》系为1957年所编《维吾尔文学史》一书准备的稿件,发表于1981年《新疆大学学报》第3期。耿世民写的《维吾尔族的语言和文字》(收入中国《少数民族语文》一书,出版于1958年中华书局)中,冯家昇、程溯洛、穆广文所编《维吾尔文族史料简编》(民族出版社1958年、1981年出版),耿世民、胡振华的《<突厥语大词典>及其作者》(《新疆文学》杂志、汉文版1963年第5期发表)中等等在文化大革命前(《突厥语大词典》维吾尔文版出版之前)发表出版的学术论著中都提到了《突厥语大词典》。改革开放带来的学科研究新时代中关于《词典》刊发的论文论著异常丰富,同时也打开了《词典》学之序幕。

第八,出现了以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之名命名的学校。1932年在塔城创建了以麻赫穆迪亚维吾尔女子学校命名的新式学校。1946310日塔城地区文化局按地区行署的批示把原来的麻赫穆德亚学校改称为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维吾尔女子学校。由此,这座新式学校成为了全新疆第一所以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之名命名的学校[31]

第九,在新疆曾倡导过要树立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塑像。1957年画家哈孜·艾买提在《新疆文化》杂志上发表的名为《让我们发扬美术的崇高作用》的文章中写道:如果我们在乌鲁木齐市的重要街道和群众场所塑立我们的麻赫穆·喀什噶里,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等著名学者的雕像,对我们后代进行爱国主义、科学、道德教育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第十,从1950年开始在中学和高等院校开设了有关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课程和讲座。新中国建立以后,尤其是从1950年开始,新疆的维吾尔语学校有了介绍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内容。1957年,在新疆学院举办了《维吾尔古典文学》讲座,其中就有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内容。1964年,在新疆大学也讲述了该内容。从1979年开始,新疆大学,西北民族学院,中央民族学院,新疆师范大学,喀什师范学院,新疆教育学院,伊犁师范学院,喀什,和田,伊犁,哈密,吐鲁番等地区的教育学院都设立了《维吾尔古典文学史》课程,课程内容都有麻赫穆德·喀什噶尔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简介。2001年开始,在新疆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维吾尔语言文学专业设立了《突厥语大词典研究》选修课程,讲述了3年,效果是良好的。

第十一,部分专家和学者专门研究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与《突厥语大辞典》。这方面的主要成果如下:《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买买提祖农·斯迪克等编著,论文集,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5年出版).《〈突厥语大辞典〉的文学作品》(麦买提阿吉选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8年维吾尔文版)。《略谈〈突厥语大辞典〉中的维吾尔文化》(麦提热依木阿吉柱,喀什维吾尔文出版社,2001年版)。《〈突厥语辞典〉语言研究》(赵明鸣著,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阿布都热依木﹒热合曼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2年维吾尔文出版)。《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帕尔哈提·吉兰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维吾尔文出版)。《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丛书》第3辑,关于《突厥语大辞典》的专刊,新疆人民出版社,2003年维吾尔文版,民族出版社汉文版。

第十二,计划把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正式收入《维吾尔文学史》。1956-1957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家协会计划写作《维吾尔文学史》。为了这个项目作协首先安排艾合买德·孜亚依把自己翻译的《突厥语大词典》初稿由喀什带到乌鲁木齐。同年在乌鲁木齐察合台文专家与史学家阿布力米提·肉孜在组织上的安排下撰写了关于《突厥语大词典》专题论文。该篇论文收入了《维吾尔文字史》,他把早已写好的原来要作为该书基础资料而准备的在新疆博物馆筹备处编纂的《维吾尔古典文学手抄本目录》中收入了有关《突厥语大词典》的资料。但在1958年开始的反右运动中这事儿停了下来。在以后所写的近10多部《维吾尔文学史》中都有麻赫穆德·喀什噶尔的专门章节。如:《维吾尔文学简史》,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作协主编,阿吉﹒阿合买提等编,意见本,1980年维吾尔文制印。《维吾尔古典文学史概论》谢尔夫丁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维吾尔文出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毛星主编,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出版.《维吾尔文学史》,李国香著,西北民族学院1982年制印,西北大学出版社1992年正式出版。《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2,马学良等主编,民族学院出版社1991年出版,民族大学出版社2001年修订本出版。《维吾尔古典文学史》共4,阿布都热依木著,喀什教师进修学校1982—1984年维吾尔文制印。《维吾尔古典文学纲要》,瓦依提江﹑艾斯卡尔著,民族出版社1987年维吾尔文出版。

第十三,在新疆,甚至全国出版的各类辞书、百科全书、手册和学术论著中都对新疆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作了介绍,为《突厥语大词典》也开设了专栏。我国国家级图书中《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年版,2002年修订本)《中国大百科全书》的《民族》卷(1986年出版)、《中国文学》卷(1986年版)、《哲学》卷(1987年版)、《语言文字》卷(1988年版)等书籍中,还有《民族词典》(陈永龄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1987年版),《中国少数民族名人辞典》(刘德仁等编,四川辞书出版社1989年版),《中国民族史人物词典》(高文德主编、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0年版),《中国少数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词典》(北京学苑出版社,1990年版),《中国伊斯兰百科全书》(四川辞书出版社  1994年版),《中国丝绸之路词典》(雪犁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新疆历史词典》纪大椿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新疆民族词典》(刘维新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维吾尔文学史上的代表作家》(依明江·艾合米迪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96年维吾尔文出版),《维吾尔古代文学研究》(海热提江著,新疆大学出版社1999年出版)。《中国少数民族文化大辞典》(西北卷,铁木儿﹒达瓦买提主编,民族出版社2000年版),《中国历代少数民族英才传》(郭柳友主编,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等的书籍中都有关于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专题章节。

第十四,举行了几次关于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学术会议。如:19856月在新疆大学举行了《突厥语大词典》维吾尔文版正式出版纪念学术研讨会。199610月在北京举行的《中国突厥语学会》第8届学术研讨会专门讨论了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200010月在乌鲁木齐举行的《中国维吾尔历史文化学术研究会》第2届会议的名称是《中国突厥语大辞典学术研讨会》,这次会议专门探讨了《突厥语大词典》的各个学术领域,非常有意义的大事是20051046日在喀什举行的纪念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诞辰1000周年学术研讨会

第十五, 收入了《突厥语大词典》中的文学作品和介绍的内容已用入中学和高等院校的教材里。如:《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第二分册,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编辑委员会编,上海文艺出版社1981年出版。该书收入了《突厥语大词典》的《冬春论战》诗歌的片断)。《文学》(新疆高中2年级课本,新疆教育出版社1984年维吾尔文出版,该书收入了《伟大的学者与语言学家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一章)。《大学语文基础》,(新疆高校教材,新疆教育出版社1986年出版维吾尔文出版,2002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修订本出版,该书收入了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一章)。《维吾尔古典文学史纲要》(海热提江编著,新疆高等教育自学教材,新疆大学出版社1987年维吾尔文出版),《维吾尔古典文学简史》( 海热提江编著,全国高等教育自学通用教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高等教育自学委员会1992年维吾尔文印制,2001年修订本被新疆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维吾尔古典文学史》(海热提江主编,高等学校通用教材,新疆教育出版社2002年维吾尔文出版),《维吾尔古代文学》(上下,海热提江主编,高级师范通用教材,新疆教育出版社,2004-2005年维文出版),该几部文学史都收入了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及其《突厥语大词典》的专门章节。

第十六,有权威性的书籍中《新疆简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科院民族所编,1980年汉文版)、《新疆的历史人物》(第一卷,谷苞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汉文版)、《海之珠》(阿吉·艾合买提编著,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3年版)、《古代维吾尔诗歌选》(耿世民编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2年汉文版)、《中国少数民族历史人物志》第1册(谢启晃等编著,民族出版社,1983年版)、《维吾尔古代文化与文献概论》,(耿世民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3年汉文版)、《喀喇汗王朝简史》(阿吉努尔·阿吉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喀喇汗王朝史稿》(魏良弢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86年,1996年新疆人民出版社维吾尔文出版)、《维吾尔族历史》(刘志霄著,第一卷,民族出版社,1985-1986年,维吾尔文、汉文出版)、《维吾尔族简史》(国家民委指导编辑,中国少数民族简史资料汇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89年,1990年,汉文、维吾尔文版)、《新疆民族知识手册》(魏怀润等编著,新疆教育出版社,990年汉文版)、《新疆民族史》(艾尼瓦尔、海热尼萨等著,民族出版社,1990年维文版)、《依布拉音·穆提义论文集》(民族出版社1990年维文版)、《塔里木拾棉》(伊敏·吐尔逊著,民族出版社,1990年维吾尔文版),《新疆地方史》(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教委高等院校历史教科书编辑组编,新疆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突厥史》(薛宗正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西域文化名人志》(周绍祖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1年汉文版)、《中国古代北方民族文化史》(张碧波、董国尧主编,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回纥史》,林干、高自厚著,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5年汉文版、《西域文化史》(余太山主编,中国友谊图书公司,1996年汉文版,北京)、《西域通史》(余太山主编,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新疆的语言与文字》,校仲彝编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文版、《中国新疆古代社会生活史》,薛宗正主编,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年汉文版、《中国历代少数民族英才传》,郭卿友主编,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年汉文版、《古代维吾尔人与喀喇汗王朝》,阿吉努尔·阿吉著,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维吾尔文版等著作中对麻赫穆德·喀什噶尔与其《突厥语大词典》以不同的篇幅和栏目给予介绍。

第十八,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扎至今一直被保护、修缮和拜访,并修造了这位学者的雕像。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在他的晚年从巴格达回到故乡之后创办了名为“麻赫穆德亚经文学院”,并在此做经文教师,在他过世之后,被葬于该经学院旁边。这座陵园就座落在乌帕尔乡阿孜克村的名叫“艾兹莱提·毛拉木山”的山坡上的“清泉”边。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扎(坟墓)也被称为“艾兹莱提·毛拉木麻扎”。这个麻扎在900年的历史中经过了人们的多次修缮。仅在19世纪内就经过了伊斯兰历1245年(公元1829-1830)、1315年(公元1897-1898)两次的整修。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陵园”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于1983年划定为自治区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并于1984年至1986年进行了两次大修。

“艾兹莱提·毛拉麻扎”现在受保护的面积为73千平方米,这里做为自治区和国家重点旅游景点之一,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国家的批准1990年代在艾兹莱提·毛拉山前面树立了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一座巨大的雕像。

十九﹑《突厥语大词典》列入了国家科研项目。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据部署,1977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研究所开始着手《突厥语大词典》的现代维吾尔文和汉文的翻译工作。1978年初,《突厥语大词典》的翻译出版工作被正式列入了全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规划。19789月,在原自治区文字改革委员会副主任﹑社会科学院筹备领导小组组长阿布都萨拉木·阿巴索夫和副组长陈华同志的主持下成立了专家﹑学者参加的两个专门小组,分别进行《突厥语大词典》的现代维吾尔文和汉文翻译两项工作。经过6年多时间的协作奋斗,《突厥语大词典》1—3卷成功地译成了现代维吾尔文。并于1981年﹑1983年和1984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主编依布拉音·穆提议,副主编是移民·吐尔逊和米尔苏里唐·奥斯曼诺夫先生。汉文第一卷翻译何锐丁一、校仲彝、刘静嘉,第二卷是校仲彝、刘静嘉,第三卷是校仲彝。该版本由民族出版社2002年出版。

总而言之,在整个19世纪和20世纪中,我国学术界和我国维吾尔人民和其他兄弟民族对自己的学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有了更深的了解和认识。他们以各种方式表达着对伟大学者之名、之作和他的陵园的敬仰之情,探索了学者的生平,分析和论析了学者珍贵的著作,对我国社会科学研究工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今天,这位伟大学者的《突厥语大词典》在我国有关广大专家﹑学者手中依然闪烁着启人心扉的光芒。学者的陵墓也被修缮得那样壮丽和雄伟,塑像那样威严、高大,他不仅为世界文人墨客所敬仰,而且也为成千上万的游客所瞩目。

 

新疆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维吾尔文学教研室、教授、硕导

地址:乌鲁木齐市胜利路14

                  编码:830046

                  电话:(09918583322(宅)

                  手机:13579993843            

                                            2006年8月26星期五修订

 

 

 

 

 



[1] 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福乐智慧》,郝关中等译,北京:民族出版社,1986年版,第560页。

[2] 依布拉音·穆提义、米尔苏里唐·奥斯曼诺夫《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故乡及麻扎》,《塔里木》杂志,1984年第3期,维吾尔文新疆人民出版社,乌鲁木齐。

[3]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论文集,祖农、吾买尔编,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5年版。

[4] 阿布力米提·肉孜《学者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与其〈突厥语大词典〉》,《新疆大学学报》1981年第1期,维吾尔文。

[5]《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论文集,祖农、吾买尔编,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5年版,。

[6]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论文集,祖农、吾买尔编,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5年版。

[7]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论文集,祖农、吾买尔编,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5年版。

[8] 艾合买德·孜亚依《热比娅与赛依丁》第94页,北京:民族出版社,1985年,维吾尔文。

[9] 艾合买德·孜亚依《热比娅与赛丁》第94页,民族出版社,1985年,维吾尔文。

[10] 艾合买德·孜亚依《热比娅与赛丁》第94页,民族出版社,1985年,维吾尔文。

[11]《塔里木》杂志,1987年,第10期,第135页,维吾尔文,新疆人民出版社,乌鲁木齐。

[12]库尔班《诗人库图鲁克·夏吾克》,《喀什文学》1980年第3期,第71-72页;伊明江·艾合麦提、铁木尔所撰《维吾尔诗人库图鲁克·夏吾克》,选自《中国历代少数民族英才传》第四卷,第3431-3432页,甘肃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兰州。

[13] 与阿布力米提·肉孜(1922-2000)谈话录,1996年。

[14] 与阿布力米提·肉孜(1922-2000)谈话录,1996年。

[15] 阿布力米提·肉孜《学者麻赫姆的·喀什噶里与其〈突厥语大词典〉》,《新疆大学学报》1981年第1期,维吾尔文。

[16] 阿吉·艾合买提《海之珠》,第195页,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3年,维吾尔文。

[17] 哈萨克斯坦学者赛德瓦喀索瓦《著名的〈突厥语大词典〉之维吾尔翻译》一文中写道(喀什别什克里木人)斯玛义大毛拉于1946年翻译了《突厥语大词典》的第1卷,这篇文章为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源泉》(布拉克)杂志,1997年第1期转载。

[18] 阿布力米提·肉孜《学者麻和穆德·喀什噶里与其〈突厥语大词典〉》,《新疆大学学报》1981年第1期,维吾尔文。

[19]1957年编纂的《维吾尔古典文学手抄本目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筹备处制印)第9页,维吾尔文,乌鲁木齐。

 

[20] 与赛都拉·赛甫拉尤夫的谈话录,2000316(星期五)下午。《现代维吾尔文学家》(阿布里米,马赫木提江编著,新疆人民出版社1993年维吾尔文出版第17页说,按喀什地区前专员依米诺夫·哈米提的部署下,阿合买提·孜牙依1953—1954年间,初步的译成了《突厥语大词典》现代维吾尔文。这个论述不符合事实。赛甫拉尤夫亲口语把事实情况给我说过的,还有喀什公安处前处长阿布都热依木·伊明阿訇也给自己儿子稍凯提(喀什维吾尔出版社干部)说过。

[21] 与乌依古尔·赛拉尼的谈话录2000316;有参阅《新疆社会科学》,2001年第3期,第48

[22]与赛都拉·赛甫拉尤夫的谈话录,2000316(星期五)下午。

[23] 与赛都拉·赛甫拉尤夫的谈话录,2000316(星期五)下午。

[24] 伊布拉音·穆铁义《缅怀周总理对我们工作的亲切关怀》,选自《团结、求实、开拓、奉献》一书,民族出版社,1993年版。

[25] 伊布拉音·穆铁义《我度过的河畔》、《天尔塔格》2000年第2期,第75页,维吾尔文,乌鲁木齐。

[26] 与阿布力米提·肉孜(1922-2000)谈话录,1996年;阿吉·艾合买提《海之珠》,第195页,喀什维吾尔出版社,1983年,维吾尔文。

[27] 《新疆工人时报》1999721,维吾尔文版。

[28] 父亲乌斯曼·卡斯木的回忆,19808月。父亲(老教师)当时亲自听过了会议的内容。包尔汗于194610月在喀什市艾提卡电影戏剧院举行的一次群众集会的发言中专门提到维吾尔族油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的学者,他在喀什人。

[29]与阿布力米提·肉孜(1922-2000)谈话录,1996年,乌鲁木齐。

[30] 《新疆日报》,1957531,维吾尔文版。

[31]塔西巴依甫《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维吾尔女子学校》乌鲁木齐:《新疆地方志》杂志,2000年第1期,维吾尔文。

  评论这张
 
阅读(29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