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突厥语大词典》整理始末  

2006-12-18 23:46:06|  分类: 海热提江·乌斯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突厥语大词典》整理始未

王爱武

在我国,麻赫默德·喀什噶里所著《突厥语大词典》(以下简称《词典》)的翻译整理工作大约从1977年开始,根据维吾尔文译本翻译的汉译本《同典》大约完成于1985年,但直到2002年才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总体来说,《词典》的维吾尔文和汉文译本基本上是准确

的,也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当然,也有若干词语的解释不尽如人意,如果维吾尔文翻泽工作在阿塔菜(Atalay)的土耳其语泽本的基础上再参考克劳森(G.Clalison)的《13世纪以前的突厥语词源词典》,汉文翻译工作在维吾尔文译本的基础上再参考丹阔夫的《词典》英文译本就会减少误译,更加完美。

    关于《词典》的整理,国内虽有一些报道但极为简略,为了深化国内在《词典》方面的研究,现据丹阔夫的《词典》英文版导言,再结合其他相关资料简要介绍如下:麻赫默德·喀什噶里从公元1072125星期三开始写这本书,到107719星期一完成最后

一稿即第四稿,把它献给了巴格达的哈里发,

1258年之后,喀什噶里的手稿被人带到了马麦鲁克土国。在这里,尤其是在开罗和大马士革的宫廷中,说阿拉伯语的人再次面临学习突厥语和了解他们的统治者的历史背景的实际需要,就像他们在巴格达受塞尔柱人统治时一样。书的新主人现在有了份抄本,受雇抄写的是个波斯人,原籍萨瓦(Sa-Va),也许是由于蒙古人入侵他的家乡所致,辗转来到大马士革,抄写入于1266S1日星期一,在大马士革的新家或者是在首府开罗完成了任务。书主精通突厥语和阿拉伯语文学,他让抄写的人在扉页上加了一段按语,以表示喀什噶里在《词典》中描述的是对土库曼人的不满。

  从这时起原稿便1自失了。口王爱武数位后人对原手稿进行了加工。其中一位为全文中的突厥语和阿拉伯语都注了音;在这个过程中他改动了突厥语部分的注音使之适应当时通行于马麦鲁克人中的克普恰克方言。从这些改动和他的笔迹来看,他可能生活在14世纪晚期的大马土革或埃及:

    1400年,《问典》为一·位居住在开罗的大马士革籍著名的学者所有,他在扉页上留有签名,1422年《词典》在开罗仍能见到,因为它被另一位著名的学者在其著作中引用过。

    1517年土耳其征服马麦鲁克王国之后,这本书被带到伊斯坦布尔。在以后的几百年里它被几位土耳其人研究过。其中一位在书页空白处加了两个注释。第二位对文中内容作了改

正,从修改处可以看出他手头可能另有一个抄本:第三位可能生活在19世纪,此人在书页空白处写了大量注释,但注释水平不高。

    1650年左右,著名的土耳其作家喀提普·格力比(K-tibGelebi)见到了《词典》的一份抄本。因为他在其多卷的阿拉伯语书目ka~fazZun·Qn-中谈到这本书。

    普遍的看法是喀提普·格力比所见抄本与我们现在所见的《词典》是不同的手抄本,因为他提到的书名是《突厥语言词典》而不是《突厥方言词典》。但也有这种可能,即他读错了书名。

    20世纪初,——位妇女从她的亲属那里得到了《词典》,在1917年之前.她把它拿到伊斯坦布尔的书市上出售,著名的书籍收藏家阿里·埃米里(Ali Emifi)买下了它,这本书现在和阿里·埃米里的其他藏书—起被保存在伊斯坦布的民族图书馆。

    阿里·埃米里把该书的整理工作交给了奇历历·热法特(KilisliRifat)。据热法特说,他接手这项工作时这本书的状况很糟:装订被拆散,书面凌乱不堪。热法特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把顺序理好,并宣布书是完整的。他给书页编厂号,并进行了整理。

    现在,我们手中唯——的《词典》手稿是在喀什噶里成书两百年之后抄写的,其中在突厥语和阿拉伯语内容上都有大量抄写错误。学者们在《词典》研究工作的开始就意识到这点。奇历历·热法特就曾校正了许多阿拉伯语内容上的错误,但对突厥语内容基本是原封不动地照搬。

语言学者布儒克曼(Broekelmann)在他的词汇表中对突厥语内容作了许多修正。

阿塔莱对原文提出了更多的新见解,他把这些见解的大部分都收在注脚中。但当他翻译第三卷时更多地用自己的理解修改了原文。

    1927年,辛科维奇改正了布儒克曼对《词典》中诗句译文的几处错误。他认为《词典》中的突厥语内容应该与阿拉伯语译文一致。但很可惜,这种显示出洞察力的方法没有被用于对《词典》的研究上。

    最终还是克劳森把《词典》的研究丁作带人了正确的轨道:他在对全部早期突厥语材料

进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鉴别出许多别字,并从喀什噶里搜集词条的模式中得到启发,试图运

用喀什噶里的系统重现《词典》原稿。克劳森对手稿的态度和阿塔莱…样随着研究工作的开

展逐渐变得随意起来。

 尽管前人的校勘、研究存在着某些明显的不足,但通过他们的工作而逐渐积累起来的经

验和逐步明确起来的思路,很值得我们借鉴。惟有如此,我国《突厥语大词典》的研究工作方能继续深人。

                               《新疆经济报》20061123

  评论这张
 
阅读(4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