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楼兰文明的守望者—罗布人  

2008-08-10 22: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34567891011末页

1234567891011末页

 

·秀生日照片就有机会赢取旅行券,一起去北京!快去看看>>显示后7条

网易博客| 空间服务| 搜 索 

日志相片音乐标签作者

|·奥运快讯·

 

 

1 中国 6
2 韩国 3
3 美国 2

正视频直播中国男篮大战梦八

·9人国奥0-2比利时 郑智恶意犯规(视频)

·冼东妹夺第5金 17岁龙清泉勇夺第6金

·姚明:我不配和刘翔享受同样待遇

·郭文珺女子10米气手枪夺金(视频)

我的博客- 未读消息0, 新留言0, 新评论0| 个人中心| 未读邮件0| 使用此风格| 退出

 

ALPAGHUT999

 

 

首页

日志

相册

音乐

收藏

好友

关于我

 

 

 

 

 

 

 

 

 

 

 

 

 

 

所有日志

 

 

所有日志

?YER NAML(14)

?ALIM - Y(58)

?UYGHUR M(13)

?TARIH HE(18)

?ESIL ESE(8)

?KARAXLAR(11)

?默认分类(13)

日志归档    

 

加载中...

心路历程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楼兰人之谜   [展开]

阅读(5)

分享(0) 

评论(0

分类:默认分类

 发表于09:06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阿老瓦丁   [展开]

阅读(3)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5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安藏   [展开]

阅读(3)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4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阿布都克里木·热合曼教授   [展开]

阅读(4)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4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力提甫·托乎提教授简介   [展开]

阅读(1)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3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楼兰文明的守望者—罗布人   [折叠]

 

楼兰文明的守望者—罗布人

中国社会科学文学研究所  20世纪探险史博导研究院   杨镰

 

张骞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西部探险家。同时,张骞又是世界历史上将东西方文明结系起来的先行者。从张骞向汉武帝呈上了他的西行见闻后,楼兰与罗布泊就成了举世关注的热点。

张骞亲历的楼兰王国有自己的文字、历史,是东西文明交流史的重要章节。虽然它具有如同海纳百川的凝聚力,却没有知道它的来历。至少在秦汉之际,楼兰就立国在素有中亚地中海之称的罗布泊岸边了,成为连接西域与中原的关键,深刻影响了历史进程。而楼兰文明的摇篮罗布泊,在汉唐时期曾被认为是黄河的源头,“黄河重源说”的形成与发展,则是上古学术思想演变的标本。

……到唐初,玄奘(唐僧)赉经东归,路经楼兰故地时,却见到了另一种景象。在《大唐西域记》中,他的观感可以用八个字概括:“城郭巍然,人烟断绝。”不但楼兰王国早己灰飞烟灭,就连兴盛数百年的丝绸古道也荒废了。从那时开始,楼兰民族的历史命运就成了中华文明史的一个难解之谜。它如同波澜壮阔的内陆河,谁也不知道究竟发源于哪一座雪峰之下,经历了曲折坎坷的流程却突然在一望无际的沙漠消失得一干二净。然而,一个王国消失并非罕见,可一种文明,一个民族,却不会轻易灭绝。从19-20世纪之交以来的一个世纪之间,是重新发现西部的时期。楼兰与罗布人,是发现西部的序幕。经过对历史文献的细致检索与实地探险考察证实:在楼兰王国国破祀绝之后,一部分楼兰人一直固守旧俗,与罗布泊水域生死相依地沿续了十几个世纪之久。早己经从辉煌史册中失落不存的楼兰文明,一直由它的遗民在沿续着。楼兰文明,就是罗布文明。至今,生活在罗布荒原边缘绿洲的著名的罗布人,成为楼兰文明兴衰的活的见证。

关于楼兰王国究竟是何时亡国,学者们长期未能作出明确结论。加世纪前期,著名学者冯承钧首次引据《南齐书》,对此作出了回答。《南齐书》卷五十九有一则简要记载说明,公元S-6世纪间,楼兰王国(己改名鄯善)为新起的北方民族一丁零所破,“人民散尽”。在这之前,《魏书》曾提到,沮渠安周西渡流沙,进攻楼兰,楼兰国大乱,国王“率国人之半奔且末”,王子则归顺入侵者。也就是说,在楼兰故地彻底放弃,变为荒漠之前,大部分国民成为战乱的牺牲,放弃家园四散奔逃。

可是,敦煌石窟发现的唐朝古方志《沙州都督府图经》,却从另外一个角度证实,楼兰

亡国一个多世纪后,罗布泊岸边仍然居住着楼兰的遗民。这些人由部族长老统带,在武则天大周天授二年(691)他们曾向地方官府报称:“蒲昌海(即罗布泊)水旧来浊黑混杂”,从本年秋天以来,海水则“清彻见底,其水五色”。联系到那时人们仍然认为罗布泊是黄河的源头,而黄河清一直是封建皇朝的重要祥瑞,这个“水清澈见底”的现象真是意蕴深远。可这也说明,这些仍然生活在罗布区域的楼兰遗民,从没有将自身置于华夏历史进程之外。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十个世纪过去了。清康熙中期经营西域的战争中,八旗劲旅追击敌人时,深入到罗布荒原的林莽,意外发现了死守在罗布泊水域附近自成聚落的居民。由于极度闭塞,他们又回到了刀耕火种、结绳记事的蒙昧时期。尽管楼兰的辉煌往事、发达文明己经远离罗布荒原,当年森林覆盖率达到一百分之四十的楼兰绿洲早就养育不了那样多的人口,但它的遗民仍然固守河湖水域,不肯离去。清廷封这些化外之民的首领为五品伯克。据乾嘉学派重要学者徐松的《西域水道记》卷三记载,雍正元年,清廷曾决定将他们盍族迁往更适宜居住的河西走廊,但一次“全民公决”,否决了放弃故土的“重生”计划。他们的理由竟是“素习水居,不便陆徙”。当时在与罗布泊近邻的甘肃安西,已经为这些楼兰遗民专门划出了新的村落、条田,设立了新的户籍管理机构。可就像一株古胡杨难以移植到中原城市,他们已经不可能轻易离开罗布泊水域。

除《西域水道记》,清代的新疆地方志一再提起罗布泊畔的土著居民,将他们看成自生自灭的野人;过往的人们甚至称他们“阿布达勒”—叫化子。他们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当然也不在乎历史怎样评论。他们自称罗布人(罗布里克人),也就是生活在罗布荒原的土著居民。他们固执地称呼自己的首府为“阿不旦”。阿不旦,是源于吐火罗语的地名,含义是“好地方”,水草丰美,适宜人们居住。千年以来,罗布泊曾在罗布荒原多次“游移”,罗布人总是紧紧追随罗布泊,建立起他们的一个个定居地,也就是一处处阿不旦。

这些罗布人的语言,含有许多来历久远的外来语成分,是维吾尔语三大方言之一罗布方言,而出现这个概念时,懂得并坚持使用罗布方言的只有不足百人之数。最后一个有权威的罗布人酋长、清廷钦命所封世袭五品伯克昆其康去世于1898年。他死后,固守罗布泊岸边的罗布人就失去了凝聚力。从那时起,罗布人陆续融入近代社会,获得新生的同时,也逐渐失去了在先民发韧之地生活的记忆。

1876年秋冬之际,俄国探险家普尔热瓦尔斯基来到罗布荒原。他此行引起了罗布泊位置之争,并首次报道了罗布荒原的野生动物新疆虎、野骆驼。但他此行更重要的人文地理发现,是首次向外界报道了罗布荒原的土著居民,有了他的探险记,人们知道当地土著叫罗布人。他是第一个亲自曾受到罗布人酋长昆齐康伯克接待的探险家。

20年之后,另一个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步普尔热瓦尔斯基后尘,来罗布荒原作探险考察。他乘罗布人的独木舟,沿伊列克河(就是现在相当有名的“小河”)抵达了罗布人的首府阿不旦。他依靠普尔热瓦尔斯基探险记中的插图,一下子就认出了罗布人的酋长昆齐康伯克。在几周之中,他成了昆齐康伯克的客人。昆齐康,是来历久远的名字,含义是日出,所以斯文.赫定称他为“旭日之王”。昆齐康是罗布人最重要的人物,曾被称为“末代楼兰王”,1898年,随着昆齐康去世,罗布人开始了退出罗布荒原的艰难沉重的旅程。

实际在斯文,赫定到来时,罗布荒原早就不是水草丰美的好地方了,当时,罗布荒原的绝大部分区域已经是生灵灭绝的无人区,斯文.赫定曾比作“如同月球表面一样荒凉”。没有水,没有绿色,没有人烟。“阿不旦”不复存在,它只是罗布人对往事的追思。昆齐康去世之后,放弃阿不旦,逐步退出罗布荒原,其实是明智之举。阿不旦对罗布人来说,早就只有象征意义了。

1998年,在阿不旦废弃100周年之际;2000年,在楼兰文明发现100周年之际……我多次穿越罗布荒原。途中盐壳狰狞,寸草不生,我们一路南行,路经了徒步旅行家余纯顺殉难地,并在湖盆露营。终于抵达了古蒲昌海的南岸时,一种浮出海面的庄严肃穆之感油然而生。2003年穿越罗布荒原时,从离开最后一个绿洲起,一路上只有两只乌鸦顽强地追随着车队,每天一拔营,它们就在我们的头顶盘旋鸣叫着飞向天际。每天一宿营,它们就不期而至,几乎不怕人地啄食为准备晚餐时扔掉的菜叶、土豆皮,以及冰渣。在一周之间,这是除我们白己之外仅见的生灵。这个特殊的旅伴使得路途更加寂寞漫长,同时衬托出罗布荒原的死寂,但也启发了我们的灵感。而只要我一踏上罗布荒原,对罗布人的敬意就会油然而生。对阿不旦的依恋,对几千年历史往事的怀念,是他们对付环境恶化的仅有的武器。正是为了他们,我写出了关于人与环境的长篇纪实文学《最后的罗布人》。

就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我正为重返阿不旦作准备。关于楼兰,关于罗布人,关于罗布泊与罗布荒原,写多少文章也不能替代身临其境的感受。这次我们将去看望我结识了20年的罗布老人热合曼。

前不久,这位出生于阿不旦放弃的1898年、在三个世纪中生活过的老人,亲自下地干活时摔伤了。前来看望的当地负责人问他有什么要求时,他只是说:他想再看一看我写的《最后的罗布人》。当地宣传部、医院,以及热合曼所在的兵团团场的负责人,就在医院的病床前一同给我打了电话,代热合曼表达了他的要求。……我清晰地记得1998年在终于抵达阿不旦之后,我们漫步在村落的中心,热合曼指着远处说:那一座座沙包,原来都是一个个罗布人的家园。风沙掠过平地,废弃的家园则聚拢起流沙,一百年间,水草丰美的家园,竟变成一座座沙包。从那一刻起,我从没有忘记当时的印象—远处的沙包就如同“五行山”,死死压在我的心口。

这次前往看望他时,我不但会为他带去《最后的罗布人》,我还准备为罗布人写一本新书,这是我欠罗布人的。如果可能,这次我将在百岁老人热合曼指引下第四次进入罗布荒原,探访他失去的家园阿不旦,然后我将陪伴他沿着罗布人当年退出荒漠的足迹,一站一站,一步一步,走向他们新的家园。

 

阅读(0)

分享(0) 

评论(0

分类:ESIL ES...

 发表于09:01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灭宋名将阿里海牙!   [展开]

阅读(0)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1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上海同济大学维吾尔族博士导师翦知   [展开]

阅读(1)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9:00

 

正在加载评论...

[07/18] 突厥语言学家吐尔逊·阿尤甫教授   [展开]

阅读(0)

分享(0) 

评论(0

分类:ALIM - ...

 发表于08:59

 

正在加载评论...

上页

3/14

 

下页

 

 

 

 

 

 

 

 

 

公司简介- 联系方法- 招聘信息- 客户服务- 相关法律- 用户反馈- 举报不良信息-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8

 JSWindow

正在加载中...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