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爷爷,您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08-10-11 22:2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合木德·喀什噶里(约1008-1105),全名是马合木德·本·侯赛因·本·穆罕默德·喀什噶里。故乡是喀喇汗朝首都喀什噶尔属下乌帕尔的阿孜克村。他自幼在故乡乌帕尔经堂和喀什麦德里司沙米迪耶、麦德里司沙吉耶等经学院接受比较完备的宗教教育,全面掌握了伊斯兰教的教义、教法、教规,具备了历史、地理、逻辑、天文、医学、语言等各方面的广博知识。1058年,其父侯赛因在一次宫廷事变中被杀害,马合木德被迫离开喀什锦,到处流浪,走遍了新疆南部及中亚突厥人居住区,于1072年抵达当时的伊斯兰教文化中心马格达。在周游各地的十四五年中,他详细地调查了突厥语系各部落的语言及其来龙去脉,了解了突厥语族的文化和风俗习惯。在巴格达,他进一步攻读了阿拉伯语和波斯语。在此基础上,马合木德根据自己掌握的丰富资料和渊博常识,用阿拉伯文编写了举世闻名的《突厥语大词典》。在1076年修订脱稿后,他将自己的巨著献给了当时黑衣大食的哈里发穆克塔迪。

       《突厥语大词典》,原名音译为迪万·鲁阿特·土耳克,是一部语言学巨著。其内容涉及操突厥语各民族的历史、天文、地理、农业、文学、医学、逻辑、习俗等各方面用语,收有古代诗歌、谚语200余首(条)及大量具有文学史料价值的格言、警句、民歌,是一部包括多方面广博知识的大百科全书,被誉为世界语言学界的罕见著作。

       《维吾尔族历史》的作者刘志霄,在谈及《突厥语大词典》产生的历史背景及马合木德的写作动机时指出,当时是喀喇汗朝继续统治塔里木盆地以南地区和河中的地区时代。这一时期,维吾尔语正经历着深刻而巨大的变化:第一,11世纪以后,在喀喇汗朝统治地区,维吾尔语由一个游牧部落的语言突然变为该地区的主导语言;同时维吾尔人本身也进入一个新的语言环境,在当地居民与维吾尔人之间同时产生了对于对方语言的陌生感。在社会经济日益发展、各地联系日益密切、文化交流日益活跃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沟通各种语言,已经成为当时社会生活的迫切要求。第二,维吾尔人进入中亚河地区后,维吾尔文化与当地广泛流行的阿拉伯、波斯文化,犹如两股巨大的洪流交汇在一起,大量的阿拉伯语、波斯语词汇涌入维吾尔语中。热爱本民族文化的马合木德对此深感不安,决心通过著书立说去发扬维吾尔语的长处,维护维吾尔语的纯洁性。尽管这种动机与维吾尔文化在吸收和融合其他文化的过程中不断发展的规律相违背,但恰恰是从这种愿望出发,作者踏上了完成维吾尔民族文化史上一件重大历史使命的路程。

       《突厥语大词典》共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序言,着重叙述各突厥语民族的地理分布,突厥语与回鹘文(古维吾尔文)的特点,喀什地区的维吾尔语,南疆土著居民语言的融合关系等等内容。实际上这是维吾尔民族有史以来第一篇语言学的研究论文。第二部分为词汇,词目分名词、动词两大类,每个词条都以阿拉伯文注释,以当时流行于南疆及中亚地区的民歌、谚语为例。《突厥语大词典》不仅是研究维吾尔语言的空前巨著,而且为研究中国突厥语系各民族的语言、历史、文学、艺术等也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

(二)阿拉伯语、波斯语对维吾尔语的影响

       由于伊斯兰教的传入,阿拉伯语、波斯语开始对中国各族穆斯林的语言、文字发生影响,使用突劂语的各民族纷纷使用阿拉伯文字母拼写自己的语言;特别是维吾尔语,在语音、语法、词汇等各个方面,都接受了阿拉伯语、波斯语的巨大影响和渗透。

       语音方面:

  1. 古代维吾尔语的语言和谐律逐渐遭到破坏。在吸收阿拉伯语、波斯语借词时,不是按照维吾尔语固有的语音规则发音,而是更多地保留了原语言的习惯。不同部位的元首,如a和а,出现于同一个词中;前辅音和后辅音,如k和q,也同时在一个词中出现;q和gh等后辅音,在同一词中与前元音开始结合,出现了qalam(笔)这样的词汇。这种语音不和谐的现象,在以前的维吾尔语中是不多见的。
  2. 伊斯兰教传入后,维吾尔语中出现了以前没有的h这个音,有了har(每个)、hünar(手艺)等词汇。由于大量借用带有h音的词汇,使h在维吾尔语中逐渐确立并巩固下来,以音位的资格加入了维吾尔语语音的行列。
  3. 伊斯兰教传入前,维吾尔语中以P起首的词较为少见;伊斯兰教传入后,Polat(钢)、Paytaht(首都)等以P起首的词汇大量出现。
  4. 在古代突厥文献中,除个别借词外,基本上没有以r和L起首的词;凡属以r或L起首的借词,前面一般都要加a或a。伊斯兰教传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rukhsat(允许)、rakhmat(谢谢)、loghat(词典)等以r或L起首的借词越来越多,它们的前面也不再加a或a等元音。
  5. 在古代维吾尔语中,n很少出现于词首;伊斯兰教传入后,nan(囊)、najar(差的)、nadan(愚蠢的)等以n为词首的阿拉伯语、波斯语借词,大量为维吾尔语所吸收。
  6. 在现代维吾尔语中,名词的最后音节有a、k、q时,在结合领属附加成分后,a要弱化为I,k和q,要浊化为s和gh;但借自阿拉伯语、波斯语的一些名词,a不弱化,k和q不浊化。如khalqi,(他们的人民),不讲作khalghi。
  7. 由于大量吸收借词,在察合台语时期,把维吾尔书面语中以前所没有的长元音?、ū、ì、ō以及阿拉伯语的辅音tw、s、th、dw、dz、dh、h等,也吸收进来。尽管它们随着时代的推移,未能在维吾尔书面语中保存下来而渐趋消失,但在一个时期内它们确曾被维吾尔书面语所接受。

       语法方面:

       语法是语言中最稳固的部分,千百年来很少变化。但是在伊斯兰教影响下,阿拉伯语、波斯语的语法成分也逐渐渗入到维吾尔语语法之中,使维吾尔语语法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和发展。

       词法:

       波斯语中的一些名词、构词词缀,阿拉伯语中的一些形容词词缀,被吸收进维吾尔语,成分具有较提生命力的构词词缀。波斯语名词,如hana(房子)、nama(信),借入维吾尔语后成为其构词词缀,出现了axhana(食堂)、bayan nama(声明书)等新词汇。波斯语的构词词缀,如前缀bi-、na-,后缀-wan、-hor、-xunas、-kar、-kax、-gar、-paz、-zar、-waz、-dar、-way、-man、-paras、-han等,均被借入维吾尔语中,从而出现了bihatar(安全的)、nahak(不合理的)、bahwan(园丁)、qanhor(吸血鬼)、tilxunas(语言学家)hizmatkar(勤务员)、axpaz(炊事员)等词。阿拉伯语形容词词缀-iy、-wiy等也被维吾尔语吸收,出现了tarihiy(历史的)等词汇。

       句法:

       阿拉伯语、波斯语的一些虚词,如ham…,ham…(既…,又…)wa(和)、agar(如果)、garqa(虽然)、ta(一直到)、qünki(因为)、amma和lekin(但是)、ki(关系连词)等被大量借入,从而丰富了维吾尔语句法,使维吾尔语的复句显得更加复杂。其中关系连词ki的借入,逐渐取代了古代突厥语中广泛使用的关系代词kim(谁)的地位。此外,很多维吾尔语语的词组和句子,受到波斯语的词尾和句法结构的影响。如“我是世界的统治者”,维吾尔语的传统句式是man alam sultani;然而在接受波斯语影响的察合台语里,却变成了完成相反的句式:sultani alamman。牛汝辰、牛汝极在《试论伊斯兰教的传播对维吾尔书面语的影响》一文中指出:“维吾尔句法,在察合台语时期,受外来影响比较大。尤其是受波斯语影响为深,使维语的句子顺序都颠倒了。这种情况在15世纪尤为突出。通过这时的语言,我们可以想象到宗教势力之强烈。”他们的想象是很在根据的。

       词汇方面:

       伊斯兰教的广泛传播,给维吾尔语带来了丰富的词汇,其范围涉及到政治、经济、科学、文化、教育、宗生活等各方面,其影响程度之深在维吾尔语的发展史上是罕见的。有人在1944年根据报纸上的词汇进行统计,阿拉伯语、波斯语借词占维吾尔语词汇的40%以上。这个数字可能不大准确,但它说明阿拉伯语、波斯语词汇的借入,确曾对维吾尔语词汇系统的调整、丰富和发展起过去巨大作用。应该注意的是,伊斯兰教对维吾尔语的影响绝非仅仅借用一些词汇,而更大的影响在于造成了语言间的融合。阿拉伯语、波斯语的许多词汇进入维吾尔语后,具有了很强的构词能力。如bagh(花园),可构成baghqa(小花园)、baghwan(园丁)、baghwanqilik(园艺)、baghu-bostan(乐园、绿州)、bagh-waran(果园)等一系列词汇。不少借词与维吾尔语中固有的表达同一事物或概念的词长期并存,经过词汇系统的自行调整,各自获得不同的意义和色彩。如维吾尔语qong和借词zor都是“大”的意思,经词汇内部调整后,qong一般用来表示具体的“大”,如qongθy(大房子);zor则用来表示抽象的“重大”、“巨大”,如zor natija(巨大成就)。

       维吾尔族的人名、地名,也出现了伊斯兰化的趋向。如买买提(Mamat)、伊布拉欣(Ibrahim)、穆萨(Musa)、艾萨(asa)、伊斯哈格(Ishag)、达吾提(Dawut)等,都源于伊斯兰教地名如新疆于田县伊曼拉尔,维吾尔文写作Imamlar,意为“伊玛目们”或“掌教们”;新疆巴楚县麻札塔克,维吾尔文写作Mazartagh,意为“圣墓山”或“陵山”。

       除维吾尔族外,伊斯兰教对于其他九个民族的语言,也都程度不同地产生一些影响,特别是对撒拉族、东乡族、突厥语各世族,影响更大些。这既是伊斯兰教对各族语言的某种破坏,同时也是对各族语言的贡献,各族语言正是在这种影响下不断变革、丰富和逐渐发展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