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新疆人的 语言学 文学 史学 法学  

2009-02-09 22:35: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章           语言学 文学 史学 法学

 

   生活在新疆这片土地上的维吾尔、哈萨克、回、蒙古、柯尔克孜、锡伯、塔吉克、乌孜别克等十二个少数民族,各有自己特殊的历史发展、经济生活和宗教信仰,因此,他们的语言学、文学艺术、史学也各具自己的特色,在我国万紫千红的文化大花园里,它们是异彩纷呈的重要一角。

 

 

一、 慧林与《一切经音义》

 

   慧琳{?37—820) 西域疏勒(今新疆喀什地区)人。唐代佛教学者。据宋代赞宁《宋高僧传》卷五慧琳传记载:“唐京师西明寺僧,姓裴氏,疏勒国人。始事不空三藏,印度声明,支那训诂,靡不精奥。尝引《字林》、《字统》、《声类》、《三苍》、《切韵》、《玉篇》诸经杂史,参合佛意,详察是非,撰成《大藏音义》 (又称《一切经音义》)一百卷。起贞元四年(788),迄元和五载(810),方得绝笔.贮其本于两明藏中,以元和十五年(820)庚子卒于住所,春秋八十有四。大中五年(851)有奏请入藏流行,近高丽国偏尚释门,周显德中,遣使赉金入浙中求慧琳《音义》。”由此可知,其影响之大。陈垣先生在所著《中国佛教史籍概论》一书中,当谈到《一切经音义》时指出:慧琳“博通梵汉,纵贯玄儒,在唐代西北耆旧中,当首屈一指。宣统初纂《新疆图志》,其人物传绝不闻有此类之人,殊可诧也。传中有可注意者,贞元四年始撰《音义》时,琳五十二矣,至元和五载书成,琳已七十四,中间凡二十三年,老而不倦,为可敬也。”慧琳的《音义》,在唐宋时期,因战乱而不知去向。辽代咸雍八年(1072)传入朝鲜。至元代至元二十二年(1285)始见《法宝勘同总录》中著录有慧琳《音义》。明代天顺二年(1458)从朝鲜传入日本。清代乾隆二年(1737)日本翻刻《音义》,直到光绪初年,中国复得慧琳《音义》于日本。民国元年(1912),频伽精舍复印慧琳《一切经音义》。中外人士之所以如此关注这部书,不仅在于它是研究佛学的经典,还在于它有着重大的史学和文学价值。我国考古学家罗振玉就是凭借《音义》,补缀了从敦煌发现的慧超著述的(五天竺国传)的首尾残缺。此外,还有人参照它校正了《四库全书总目》中有关惠敏高憎传之舛误。慧琳在《一切经音义》中还记载有佛教诸国的风情习俗,如卷四十对苏莫遮帽的解释: “苏莫遮,西戎胡语也。正云飒磨遮。此戏本出西域龟兹国,至今犹有此曲,此国浑脱、大面、拨头之类也。或作兽面,或像鬼神,假作种种面具形状。或以混水沾洒行人,或持绢索,搭钩捉人为戏。每年七月初公行此戏,七日乃停。土俗相传云,常以此法攘厌驱趁罗刹恶鬼食啖人民之灾也”。此类记述,对于后人研究隋唐时期的西域,堪称提供了第一手的珍贵历史文献。

 

二、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与《突厥语大词典》

 

   麻赫穆德·喀什噶里《突厥语大词典》的撰著者。全名麻赫穆德·伊本·候赛因·伊本·穆罕默德·喀什噶里,出生在新疆喀什疏附县乌帕尔村,约生于11世纪初,卒于70~80年代之交。他在疏附县乌帕尔乡阿孜克地方的学校接受了良好的初级教育。后进入创办于苏图克·布格拉汗时期的喀什经文学院学习,受教于当时著名学者侯赛因·伊本·海莱弗·喀什噶尔,掌握了当时伊斯兰世界被认作学术语言的阿拉伯语和被认作文学语言的波斯语。恰在其父亲胡赛因继汗位的同一年,穆罕默德的一个妃于与其于伊卜拉音发动了宫廷政变,亲属中多入被杀。他侥幸脱险,从此开始过着流亡生活。但却给了他一个机会,使他有可能遍访伊犁、七河流域和钦察草原的广大地区。前后大约经过了十几年的时间,他走遍了这里操突厥语的部族和部落,了解他们的语言,社会组织结构、风土人情、历史、宗教,获得了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回历四六O年(1072)前后,他到达阿拉伯帝国巴格达城,将多年搜集到的材料加以疏理、分类、研究,开始编写《突厥语大词典》。10761077年当《突厥语大词典》编写修订完成之时,他大约已60岁左右。除了《突厥语大词典》之外,可能还著有《突厥语语法精义》等书,60年前,农民曾从他陵墓旁发现了些埋在地下的手稿,它们被放在一只金托盘上的书板下。这或许也是他的部分研究成果。可惜这些著作的手稿现都已遗失。他在晚年被一商队从巴格达带回故乡乌帕尔。据说他回故乡后,还在高级经文学院执过教,培养了不少弟子。他逝世以后,被安葬在乌帕尔乡阿孜克村近旁风景秀丽的山麓。他的陵墓被人们尊称为“海兹来提·毛拉姆”(意为“尊敬的学者”)之墓,世世代代为喀什人民敬仰供奉。遵照麻赫穆德·喀什噶尔的遗嘱,人们把他喜爱的书籍和著作赠给他的陵墓。来拜谒陵墓的人们便利用陵墓中的这些书籍,解决了许多未能解决的学术问题。这座陵墓竟成了一座奇异的图书馆!直至今日,每年诺鲁孜月(伊朗历元月)还有许多探求宗教学问的喀什学者来到这座陵墓进行各种宗教活动,有的甚至在陵墓前结庐而居。1983年12月,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政府正式宣布这座陵墓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麻赫穆德·喀什噶里麻扎位于新疆喀什的疏附县乌帕尔区西部塔西比里克山上。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墓主是喀喇汗王朝时期著名的维吾尔族历史学家、语言学家、《突厥语大词典》的撰著者。麻扎由主墓室、祈祷室、中室、敞廊、经堂、居舍和大门等建筑群组成。主墓室、祈祷室、中室和敞廊是结构,密梁平顶;经堂、居舍和大门是砖结构。为穹隆顶,木格棂窗,密梁、梁枋、柱身刻有各种图案花纹。整个建筑宏伟、壮观,建筑工艺和图案纹样具有浓郁的时代特点。

   《突厥语词典》中国古代用阿拉伯语注释突厥语的词典(原名KitabuDiwanl

LughatitTurk。11世纪70年代由中国古代突厥语文学家、喀什噶尔人麻赫默德·喀什噶里编写。全书共收词7千多条。根据词的语音结构分为8卷,每卷又分静词、动词两部分。各部分的词按语音结构类型和阿拉伯字母的顺序排列。例句丰富,广及谚语、诗歌,注释详细,包括词的用法和语法说明。有些词注明用于何部落。正文前有长篇自序,容包括突厥语的重要性,编纂目的、材料来源、体例、构词法、回鹘字母,突厥人的分布,各部落的语言特点等,并附有突厥地区的圆形地图。此书内容丰富,涉及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和自然环境等方面,不仅是世界上第一部突厥语词典,而且是研究喀喇汗王朝(见回鹃、葛逻禄)历史、地理、风达编成,曾奉献给当时的哈里发乌布勒喀塞木·阿不都拉·穆克台迪·比艾姆瑞拉。原本佚失,现存唯一的抄本为波斯萨维地方的穆罕默德·本·阿布·柏克尔(Muhammadb.AbuBakr)于1266年据原本所抄,现藏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民族图书馆。此抄本发现于1914年,迄今已出版铅印本、影印本、德文索引本及土耳其文、乌兹别克文译本等。中国已出版维吾尔文、汉文译本。学术界对这部巨著评价较高,并从多方面进行研究,利用它写出了许多语言学、历史学、地理学,民族学、文艺学等著作。

 

三、优素甫·哈斯·哈吉甫与《福乐智慧》

 

 (一) 优素甫·哈斯·哈吉甫

  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约1020~1085)喀喇汗王朝时期杰出的人、学者、思想家、《福乐智慧》的作者。生于巴拉沙衮(今吉尔吉斯共和国境内托克玛克市附近)的一个名门世家。自幼受到良好教育和伊斯兰文化的熏陶。曾随父供职宫内,为可汗作词作曲演奏音乐,深得汗王器重。巴拉沙衮曾是喀喇汗王朝国都,后因西边波斯萨曼王国不断侵犯,被迫将国都迁往陪都喀什噶尔。优素甫从小生活在巴拉沙衮和喀什噶尔地区,虽受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和伊靳兰文化的影响颇深,但没有忘记保留维吾尔族文化传统,亦没有抹掉中原文化对其滋养的印记。优素甫生活的那个时期,尽管王国经济繁荣,文化发展,但勿需隐诲的是,国家失去正常法治,社会伦理道德沦丧,统治阶级内部争权夺利,国家四分五裂,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优素甫对当时的社会不满,立志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并把这一愿望寄托在其长子艾山·宾尼·苏来曼身上。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孕育了他创作《福乐智慧》的思想和智慧。一年多的时间创作出维吾尔族著名的古典叙事长诗《福乐智慧》这一不朽之作。后移居喀什,对《福乐智慧》进行修改和补充。长子艾山·宾尼·苏来曼于公元1074年以“桃花石·乌鲁格·布恪拉·喀拉汗”的封号登基时,他将这部长诗献给了长子。他于1085年逝世,葬于喀什市。

  (二)《福乐智慧》

  喀喇汗王朝时期著名古典长诗。作者优素甫·哈斯·哈吉甫。约在公元1019~1020年生于巴拉沙衮(库孜乌尔都)城。50岁开始写作,仅用18个月即在喀什噶尔完成这部巨著,献给王朝的可汗桃花石·布格拉汗·艾布·艾里·艾山,荣获“哈斯·哈吉甫”(意为御前谋士、内廷大臣)封号。<福乐智慧)原名“库达德库比尔克”,意为“赐予幸福和知识”。用哈卡尼亚语(朝都语)、阿拉伯文书写。共85章,6645节,13290行(后人附加的章节和序言不计)。用“阿鲁孜”和“玛斯纳维”诗体写成。书中以四个虚构人物代表四种意念:以国王“日出”代表公正和法度,大臣“圆月”代表幸福,其子“贤明”是智慧的化身,修道士“觉性”代表知足和来世。通过他们之间的行为和对话,探讨广泛的自然和社会问题,是一部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反映了作者的博学多识。

  《福乐智慧》喀喇汗王朝时期的思想、观念和伦理道德进行了集中的、系

统的和形象的描述。按照此书的描述,我们知道当时的人们认为:国王应当是世袭的。一个好的君主应当有智慧和理性,性情温和,品行端正,任用贤臣,远小人,亲贤智。国王的大臣们应当是出身高贵的阶层,大臣同样应具备良好的品德,不贪不欲。国王用法律治国,大臣用知识辅佐国王。普通百姓是处于下层的一个阶层,他们不懂得礼法和规矩,没有意识。上层阶级不应与他们厚

交,不应与他们多言,否则就与自己的身份不符,但对于这些人,也可满足其一般生活所需,令其吃饱肚子。圣裔是先知穆罕默德的近亲,应当尊敬和爱戴,向他们贡献物品。智人、贤哲、医生、巫师、圆梦者、占星术士、诗人是属于同一个阶层的人。这些人是社会需要的一些人,所以应当得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其中,对于智人、贤哲们要爱戴,用物质资助、供奉他们以饮食,为他们效力。因为人们已经知道智者和贤者们是“照亮世人的火炬”。知识是正教法典的基础。医生是十分需要的人,所以不应亏待他们。由于人们承认有鬼怪的存在,所以认为巫师在鬼怪作祟时很有用处,不应排斥。对于做梦,认为这是一个十分恐惧的现象,一个梦如何解释,是吉是凶,可能对一个人十分重要,所以,对于圆梦的人要重视。当时的历法主要由占星术士掌握,所以,人们认占星术士懂得天文地理知识,时日的吉凶,应向他们请教。   《福乐智慧》这部长诗,是采用阿鲁孜格律的木塔卡里甫律写成的。在古代维吾尔语中,长短音节的区别较为明显,在诗歌创作中,这一特点被用来以长短音节的组合、变换和有规律的交替形成节奏。《福乐智慧》是由三个短长长格和一个长短格组成的,也被称为四部诗体。《福乐智慧》在维吾尔文学史、语言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这部书不但在喀喇汗王朝时期,而且在后来的相当长的时期内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福乐智慧》的原稿尚未发现。至15世纪后才陆续发现了三个抄本:一为维也纳写本,1439年在今阿富汗赫拉特城用回鹘文抄写,又称赫拉特本,现藏于奥地利国家图书馆;一为纳曼干本,又称费尔干纳本,1914年发现,为12世纪末到13世纪初用阿拉伯文抄写,现藏于塔什干科学院东方研究所;另一为开罗本,为14世纪前期用阿拉伯文抄写,现藏埃及开罗开迪温图书馆。此外伊朗、阿富汗也藏一些残片。国外已出版俄、英、德、土耳其、哈萨克等文本。1984年、1986年新疆社会科学院文研所编译了用今维吾尔语文和汉文的诗体本,由民族出版社出版。1991年,民族出版版社又出版于维吾尔文散文体本,此书荣获首届国家图书奖,该部作品的哈文版也是出版。

 

三、 米尔咱·马黑麻·海达尔与《拉失德史》

 

  (一 )米尔咱·马黑麻·海达尔

   米尔咱·马黑麻·海达尔(1499~1551)亦译米尔扎·穆罕默德·海达尔。明代叶儿羌汗国史学家和诗人。生于蒙兀儿斯坦察赤地区达失干(塔什干)城。其父母为察合台汗之后裔,其父穆罕默德·乌赛因·杜格拉提(亦译马黑麻·忽辛·古列干)是察赤地区的监治官。他的青年时代是在其表兄巴布尔大帝的教育下度过的,曾跟随表兄参加过对昔班汗的军事远征。在1513—1533年间,他又跟随叶尔羌汗国的缔造者、母系方面的表兄赛义德汗率其军队,为创建、巩固汗国的统治地位和扩张领土发挥了重要作用。赛义德汗死后(1533),阿不都热西提汗听信谗言,排挤米尔咱·马黑麻·海答儿,迫使他出走巴达克山,为巴布尔之子胡马雍和康兰做事。1551年死于克什米尔。米尔咱·马黑麻·海答儿在奉胡马雍的旨意统治克什米尔时期,完成了世界著名的史籍《拉失德史》(亦译《拉施德史》、《蒙兀儿斯坦史》、《明代东察合台汗国史》) (二卷)。该书的第一卷写成于1544—1547年,第二卷写成于1541—1544年。史书完成之后,他将之献给秃黑鲁·帖木耳族系的最后一位可汗——阿不都热西提汗。该书主要记述了自秃黑鲁·帖木耳汗(1329~1363)至阿不都热西提汗(1510~1560)间两个多世纪中发生的历史事件。第一卷是在前人讲述的传说基础上写成的,第二卷是采用叙述历史事件的形式写成的。《拉失德史》是用波斯文写成的,原手写稿已遗失。后来,罗斯先生找到了1732年前的波斯文抄本。1895~1898年,该抄本的英译本首次出版发行。目前,有三部19世纪译成维吾尔文的抄本。

  (二)《拉失德史》  新疆历史著作。又名《中亚蒙兀尔斯坦史》或《历史见闻》。记述14世纪中叶至16世纪中叶约200年间的新疆和中亚的历史。作者是叶儿羌的史学家、军事家、诗人米尔扎·穆哈默德·海答尔(1500~1551)。该书是献给苏丹拉失德汗的一部文史巨著,故冠其名。分上、下两编。第二编先于第一编,成书于1542年,内容是作者的自身经历,当时的社会、政治、军事情况,汗王的言行;第一编成书于1546~1547年,内容是从秃黑鲁·帖木尔登上王位始,至拉失德汗处死赛亦德·马黑麻止。由于作者本人系创作该书后期历史的主人翁之一,又从其祖父、父亲那里得到前人的事迹,所以书中对当时历史事件的记述具有高度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拉失德史》的波斯文本藏于大英博物馆。1895年由英国人罗斯英译出版,改名为《中亚蒙兀尔史》。1837年(道光十七年)喀什噶尔地方官祖哈尔丁·塔吉伯克命毛拉尼亚孜·叶尔坎迪译为维吾尔文,并将译者编写的近3个世纪的大事记附在后面。这个抄本有二,藏于列宁格勒和塔什干。汉译本是1983年由王治来根据英文本翻译出版。第一编70章、第二编116章,共约60多万字。2007年维吾尔文版本出版。

 

四、                   哈斯木汗法典

 

    哈斯木汗在位期间(1511~1523)制定的哈萨克汗国第一部法典。在中世纪克普恰克、察合台兀鲁斯使用习惯法的基础上,根据当时社会状况制定的习惯法。非常适合于哈萨克族游牧社会的特点。由于哈斯木汗对民族和汗国的贡献,该法典即以他的名字命名。法典的主要内容有:关于畜牧、牧场、土地诉讼的规定;关于杀人、掳掠人畜,盗窃等刑事犯罪的处罚规定;关于组建军队、服义务兵役的规定;关于挑选使臣条件的规定等;关于婚丧嫁娶与节日礼俗的规定等。该法典的颁布和执行,使哈萨克汗国内部更为安定和团结,对社会发展产生过很大的作用。该法典在汗国内部实行了百多年。

 

五、                   哈萨克族系谱

 

   哈萨克族系谱  哈萨克族是以游牧为主的民族,所以进入阶级社会以后,仍然残留氏族部落的组织形式,实行族外婚制。因而牢记自己7代祖先的名字,

是每个哈萨克人的历史责任,给子女传授前辈的系谱,是为人父母应尽的义务。一般情况下,每个哈萨克人都能说出自己7代祖先的名字。只有孤儿才不知道祖先的名字。所以哈萨克谚语说:  “不知7代祖先之名者是孤儿”。有的人能背诵整个哈萨克三个玉兹的各代世系和哈萨克77代祖先的名字。这些精通哈萨克系谱的人被称为“谢吉列西”(意即系谱家),倍受人们尊崇。写成文字的系谱,比较古老的有《成吉思汗》、《哈萨克系谱》、《柯普恰克系谱》、《大玉兹系谱》、《中玉兹、小五兹系谱》,《江格尔系谱》等。在我国哈萨克族中,也流传着各种各样的系谱手抄本,现已搜集到20多种,并已编成<哈萨克系谱集),待出版。

 

 

 

 

六、 唐加力克·焦勒德

 

    唐加力克·焦勒德(1903~1947)现代哈萨克族诗人,生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巩乃斯草原普通牧民家庭。10岁开始在牧村受毛拉的宗教教育,1922年入库列镇汉语学堂就学三年。因受十月革命影响,于1925年赴苏联哈萨克斯坦哈语中学求学,并学习俄语,1928年回国,后因宣传十月革命成果和进步思想而被地方当局关入大牢,在当地乡亲们强烈抗议下获释。出狱后到1930年间不仅写出很多文学作品,而且为发展家乡的文化教育事业做了很多社会工作,倡导井创办了牧村学校,参加丁伊宁市哈萨克一柯尔克孜文化协会,参与了伊犁地区哈文报的创刊工作和筹建伊宁市民族歌舞剧团的工作。唐加力克是一个博学多才,思想进步的人,他不堪忍受社会不公和压迫,上书要求改善行政,惩治恶吏,倡导进步,被统治阶级以“乱政”的罪名,于1940年2月再次被捕,并于当年8月押送到乌鲁木齐大牢中。在三区革命政府的压力下于1946年获释。回到故乡伊犁后,在新源县土地水利局工作,他自幼耳满目染哈萨克民间口头文学,12岁便开始创作一些短诗和讽刺幽默诗,1415岁时在被称做即兴作诗之顶峰的对唱活动中崭露头角。诗人的作品从1930年开始见墨于出版物中。其遗作于1948年出版了第一个诗集<处女作),1956~1957年又有一批作品在报刊上发表,1980年又出版了《监狱实况》、《娜孜古丽》、《阿娜尔和沙吾列》等短诗诗集和叙事长诗单行本以及<唐加力克作品选)。唐加力克是站在哈萨克民间口头即兴创作之巨人肩上的诗人,其对唱造诣很深。近几年来唐加力克作品的研究进展很大,有十几篇论文和专著,多次召开了唐加力克作品研讨会,成立了“唐加力克研究会”。唐加力克及其作品在现代我国哈萨克文学史中占有特殊的地位。他是现代中国哈萨克文学家的优秀代表。他在国外哈萨克人中也具有较大的影响,很多作品曾在哈萨克斯坦发表,并出版了《唐加力克·焦勒德作品选。曾入编《中国大百科全书》。

   唐加力克作品选  著名哈萨克诗人唐加力克·焦勒德的诗集,由乌拉赞拜、乌玛尔哈孜等人编辑,收入了作者优秀诗作《写在冬不拉琴盖上的诗》等70篇。其中部分篇章是1930年以来陆续发表过的,而另一部则首次与读者见面。这些诗是作者青少年时期创作的阿吾勒诗,是鞭笞落后、宣传进步、揭露统治者残暴行为的诗。《诗人情怀》、《伊犁写实》、《谁在狱中》等近50篇是篇幅较大的抒情诗,也是诗人作品的主要部分,其中大部分是三四十年代创作的具有明显社会倾向性的作品,揭露了当时社会的不平等,表达了对故乡的爱,揭露了盛世才的暴政、监狱的非人道性。还有各种题材的叙事长诗12首,其中有长达5000行的巨篇《阿娜尔和沙吾列》、《沙迪克和萨丽哈》等长诗中再现了哈萨克古代爱情故事,宣扬了恋爱自由;长诗《努普特别克的周年祭礼》描绘了哈萨克传统的为故人举办周年祭礼的生活习俗。该书还收入了诗人的《蛳孜古丽》、《阿努瓦尔库兰达》等数篇自由体诗和作者与5位民间阿肯的对唱歌词,其中《唐加力克与霍依德木的对唱歌词》是驰名中外的佳作。唐加力克不仅是诗人,而且是很好的歌唱家,所以在诗集中收入了他创作的《红野羊》等10首歌词。该诗集的出版对现代哈萨克文学具有特殊的意义。在《中国哈萨克文学史》一书中,对此书作了详细的介绍,并称唐加力克的作品是现代中国哈萨克诗歌的高峰。

 

 

七、 玛纳斯与玛纳斯学

   ( 一) 玛纳斯

   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内容丰富、结构宏伟,被誉为柯尔克孜族古代生活的百科全书,是中华民族优秀的精神财富之一。根据著名玛纳斯奇居素普.玛玛依的演唱变体,史诗由《玛纳斯》、  《赛麦台》、《赛依铁克》、《凯涅尼木》、《赛依特》、《阿斯勒巴恰与别克巴恰》、《索木碧莱克》、《奇格台》等8部构成,总计有23.2万余行。“玛纳斯”即是史诗第一部的主人公也是整部史诗的总称。各部既独立成篇,又相互衔接,构成——个完整的整体。每一部都以该部主人公的名字命名。史诗通过动人的故事情节和优美的语言,生动地描绘了玛纳斯家族八代英雄,为维护柯尔克孜族人民的利益而前仆后继,英勇战斗的业绩,反映了柯尔克孜族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斗争,表现了古代柯尔克孜族人民争取自由,渴望幸福生活的理想和愿望,歌颂厂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  <玛纳斯)史诗是柯尔克孜族集体智慧的结晶,干百年来以口头形式流传。我国的新疆、中亚的吉尔吉斯、哈萨克、乌兹别克、阿富汗等都是史诗的重要流传地区。史诗具有极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和多学科的研究价值,成为—个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二)玛纳斯奇

  玛纳斯奇  柯尔克孜族以专门演唱(玛纳斯)史诗为职业的民间艺人。从广义上讲是指能够演唱史诗任何——部或其中某一部分的民间说唱艺人。他们不仅是《玛纳斯》史诗的演唱者,而且是创作者、保存者和传播者,在柯尔克孜族中享有很高威望。玛纳斯奇在演唱史诗时都有各自独特的方法、不同风格的语言、不断变化的旋律及各种手势动作。最著名的玛纳斯奇是本世纪中叶的居素普阿洪·阿帕依、艾什玛特,玛木别特、额布热依木.阿昆别克等。居素普.玛玛依是当代唯一一位能演唱8部史诗内容的著名玛纳斯奇。

 

  (三)玛纳斯学 

   玛纳斯学  关于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的专门研究学科。从16世纪,毛拉·赛福丁·依本,大毛拉·沙合·阿帕孜·阿克色肯特在其波斯文(史集)中首先介绍和记载(玛纳斯)史诗以来,已有300多年历史。期间,对于(玛纳斯)史诗的搜集、记录、整理、研究在不断进行。到目前为止,已发展成为一个世界性的研究课题。除了我国以外,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俄、英、日、德、法、土耳其等国家都有专门从事<玛纳斯)研究的学者。史诗也已有十多种文字的译文片段发表。我国已于1990年、1994年分别召开国内、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出版两本论文集,有些学者还写出了专著,有近200篇研究文章在各类报刊上发表。

 

 

 

 

 

 

 

 

  评论这张
 
阅读(10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