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冯家升  

2013-08-07 21:5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家升

百科名片

冯家升先生,字伯平,男,满族,1904年(光绪三十年)8月16日生于山西省孝义市石像村,1970年4月4日卒于北京,终年66岁。

编辑本段历史学家

冯家升
1904—1970
他6岁入本乡私塾读书,小学毕业后,到山西省汾阳县河汾中学读书,仅有半 年,因家境困难而辍学,回本村小学教书以谋生,直到1921年才人汾阳的铭义中学学习。这是一个基督教会所办的学校,完业后成绩优良,接着又考入燕京大学史学系,结业后再为研究生,于1934年毕业,得到硕士学位。即分别在燕京大学、北京大学、东北大学等校的历史系任讲师.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会名誉编辑,同时与顾颉刚先生主编《禹贡》。1939年应英国华盛顿国会图书馆的邀请前往工作,后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历史研究室任研究员,担任辽史研究工作,同时又在该校人类学系进修。1947年春返国,任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研究员。解放后,在考古研究所工作。1952年调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任教授。1958年中国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成立,调为研究员,后又兼少数民族社会历史研究室副主任。
他生长农村,幼时过着贫苦生活,入中学以后,受到进步刊物如《向导》和《中国青年》的影响,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和进步同学帮助下,参加学生运动。
解放后,积极参加各项政治运动,在抗美援朝运动中,主动报名参加,以精通美国俗语,愿作翻译,教化美国俘虏,虽未经批准,后来他曾对我谈及.引为憾事。以文弱书生,愿献身于战场,说明他爱国情殷。1950年参加九三学社。1964年被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1959年5月,根据中国科学院和苏联科学院的合作计划,他参加了苏联科学院民族学研究所组织的中亚调查队,到了乌兹别克、塔吉克、吉尔吉斯、哈萨克、土库曼五个加盟共和国和卡拉卡尔帕克自治共和国,往返行程二万六干五百公里,为期三个多月,参加了多次学术活动,回来写了《民族研究万面的中苏合作…中亚调查三月纪略)(载于《民族研究》1958年第二期)。
他用功极勤,在中学时代就发奋读书,到了燕京大学,更是埋头书中,孜孜不倦,除精通古汉语、英语外,对于日文有极深造诣。其他如法文、俄文也都能运用,特别对于古回鹘文、突厥文也加研究。

编辑本段学术成就

他在学术方面的成就约为几方面:

辽史研究

他在燕京大学学习历史,受到陈垣先生的启发,致力于辽、金史的研究,更受到洪业先生、顾颉刚先生的指导,精益求精。他的大学毕业论文为《契丹名号考释》。研究生论文为《辽史与金史、新五代史互证举例》。而最著名的为《辽史源流考》与《辽史初校》。《辽史初校》是用了二十三种不同的本子,分为五个步骤:
1.各书互校,百衲本、南监本、北监本、同文本。
2.本证,纪、志、传互校。
3.以史之用书而今存者,校之。
4.辽、金、宋、五代、高丽史互证。
5.汇考。仿王先谦《水经注校注》例,将前人论辽史者,虽只句片语亦抄入,后加按语。
五步既完,然后排比成篇。
其《辽史源流考》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专叙历代修《辽史》之经过,与夫未成之原因。下编专述《辽史》之取材,俨陈二家之旧本,与夫元人增改之痕迹,藉以觇其材料,估其价值,而为疏证《辽史》进一步之途径也”。
此书于1933年由哈佛燕京社出版,于是蜚声中外。认为是整理旧史之样版,设用此种整理方法,运用于宋、金、元各史中,则此三朝之史均可改变旧貌。
解放后,又经他整理,由中华书局出版,名为《辽史证误三种》。
他在美国工作时,曾与美国人卡尔·奥古斯特·魏特夫(Karl A WitfogeI)合著《辽代社会史》(History of Chinese Soaety Liao)1949年费城出版,二人又合写了《辽代宗教》(The Riviewt 0f Religion)载于《宗教评论》(May 1948)以上两种,都是用英文写的。

东北史地研究

由于他研究辽、金史原因,对于东北地区的古代历史写了许多文章在《燕京学报》上发表,极为国内外学术界所重视。同时他也翻译了许多日本名著,如羽田亨的《西辽建国始末及其纪年》及松井的《契丹可敦城考》等。
在1935年顾颉刚先生发起组织了禹贡学会.编了《禹贡》半月刊,先由顾与谭其骧先生主编,后来谭南去讲学,便由他来接替.于是组稿、审稿、改稿、写稿、编辑都是他与顾先生合作.使(禹贡)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名誉雀起,国内外皆目为地理学方面有名刊物。这些成就与他辛勤劳动分不开的,而他的东北研究许多文章.也都在《禹贡》上发表。

我国火药发明与西传的研究

他很早提出,我国首先发明火药并向西传,他在美国曾与富善(又名富路德L.C.Goodrich)合写了《关于中国火药之西传》一文,回国后又写了《中国火药的发明和西传》一书,1954年华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在各种学术刊物上他还发表多篇有关火药的文章.成为此类论述的专家。

古回鹘文和突厥文之研究

他在美国工作时期,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了语言学和回鹘文,后来又学了突厥文,在这方面的著作有《回鹘文写本菩萨大唐三藏法师研究报告》(1953年《考古学集刊两种》第一号)。又有《回鹘文契约二种》及《1960年吐鲁番新发现的古突厥文》等多篇文章,分登各学术刊物,若不是他去世太早,则这一方面的成绩,决不限于这些。

重视社会调查

他不仅重视研究,更主张实地调查。他在美国时期,曾去过印第安人居住区进行调查。1958年人大民族委员会发起组织各民族社会调查,他积极参加西北组的工作。在新疆住了多年,做了大量的调查工作,取得了第一手资料。

主编《维吾尔族史料简编》

他到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工作后,便致力于西北各民族历史地理研究,他主持编写的《维吾尔族史料简编》是研究维吾尔族史,乃至新疆地区史的一本很好的历史入门书,近年又重印再版。
另外,他对于国家的科研任务。总是极力承当,认真完成。如于《中国历史地图集》的重大考订任务,分工给他主编历代西北地区的图幅,虽各朝有所分工,而他不仅自撰其中一、二幅外,还负责全部,加以审校,博征中外典籍,指导各幅,逐点讨论,详细考订,博采众议,不拘己说。可惜未见成图而去世,但其成果将永为学术界所称颂。
在修改《辞海》工作中,他主编历代西北民族辞目,无不反复推敲,一再易稿。对于上述两项工作,都邀我参加,互相配合,极为融洽,而我因此对于西北史地研究,得有收益,更加钦佩他的中外知识极为渊博,考证甚为精谨。
冯先生已离开我们十三年了,记得1969年冬,我去干校劳动,临行前曾去他家话别,他是黯然无言,以惜别的心情,郑重告别,送我出门,不意竟成永诀。我在湖北潜江干校听到他逝世恶讯,极为悲痛,丧我益友良师!我虽比他小了五岁,《札记》上说,“年长五岁则兄事之”,实际上他的学问文章足为我师而无愧。我同他合作时,确受他的教益不少,他现虽然去世,而他的温和神态,勤奋治学的精神,永存于所与他共事同志心目中。
近有学刊要我为先生写一事略,屡辞不获,只有走访他的许多老同学,如翁独健、朱士嘉、瞿同祖等先生,都承告以他的经历,而他的学生任一飞同志又提供了资料和著作目录,加上就我所知,勉成此稿。对于他渊博而深湛的学识,不是短文所能概述,希望能有人为他写一学术年谱,或能表现全貌。今略志概略,作为我对他的敬仰和悼念!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