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热提江·乌斯曼(Utghur)博客

为故乡。。。

 
 
 

日志

 
 

伊布拉音·麦西胡里与《麦西胡里格则勒诗集》  

2015-02-19 10: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铁蹄下的不朽诗篇

◎王时样

 

1865年,中亚浩罕汗国将领阿古柏挟持张格尔之子布素鲁克,悍然发动了近代史上对新疆的一次最大规模的武装侵略,以喀什噶尔为基地盘据天山南北达13年之久。生灵涂炭、哀鸿遍野,把新疆各族百姓推向了灾难的深渊。自称“帕夏”(皇帝)的阿古柏,为了稳固自己的宝座,不惜让在清朝治下已销声匿迹百余年的依善派死灰复燃,欺骗穆斯林们放弃现实的抗争,去追求虚无漂渺的空幻来世,以此禁锢和麻痹百姓的思想,肆意践踏人间的一切美好。挣扎在铁蹄下的苦难百姓,无不盼望着云开日出重见光明的那一天。

火山喷发之前,大地的深处总有地火岩浆在悄然运行。就在军事和政治的如此高压之下,叶尔羌(今莎车)诗人伊布拉音·麦西胡里的《麦西胡里格则勒诗集》,却于1869年结集问世。这部诗集,目前残存178页,其中收录格则勒(双行体情诗)205首,木哈麦斯(五行体诗)3首,哀诗2首,其他诗4首,计3960行。这些诗大都是描写爱情的。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去看,麦西胡里的情诗,想必是另有深意。

当阿古柏的战乱尚未爆发以前,诗人笔下的故乡是那样的风情万种、楚楚动人:

美丽的叶尔羌啊,你是园中之园,

自古以来你的绿洲就是春光灿烂。

我怀着满腔的敬意来到你的身边,

故乡哟,你使我得到安慰不再孤单。

严寒的隆冬会突然出现春天,

叶尔羌啊,你的笑容象花一般鲜艳。

你向我走来,象君主驾临气象庄严,

连喀什噶尔也惊异万分羡慕再三。

我要用最华贵的词藻将你装点,

故乡哟,麦西胡里在你的园中如夜莺婉啭。

战争爆发之后,百万生灵在铁蹄的踩踏下流离呻吟,为故乡而陶醉的诗人当然也不能幸免:

我这夜莺在花园中找不到栖息的树枝,

千百次歌唱却再也得不到片刻宁静。

痛苦和忧伤是我的茅屋,

却得不到恋人来抚慰我的心灵。

倒霉命运的阴影把白昼变为黑夜,

忠诚朋友的脸上也找不到一丝光明。

跑遍世界到处是黑暗的深渊,

除了痛苦悲伤外只剩下无助的身影。

世人只能把悲伤当做伙伴,

象麦西胡里一样找不到往日的歌音。

象这样充满忧愁和悲伤的诗句,在诗人仅存的作品中随处可见;是时代苦难的真实写照,也是无告民众的痛楚心声。

面对自己的同胞遭受异族侵略者的压榨凌辱,麦西胡里已禁不住怒火中烧;而有些在阿古柏滴血的屠刀下出卖灵魂、为虎作伥的依善派苏非教士们,尤其让他们切齿痛恨:

找到金钱,魔鬼也会变成神仙,

对分不清爱情和金钱的苏非我不可怜。

……

头缠散篮的阿訇请不要恫吓人吧!

麻札上的拱拜孜又有谁怕。

……

要以实话而不能以散篮自豪,

苍蝇头上的散篮使人可笑。

……

他们没有情感,空虚无边,

人畜之别就在于人有情感。

倘无光明繁荣的地面,

有谁能说出新的惊人语言。

在诗人的笔下,那些以“贤哲”、“圣裔”和“圣徒”自居,张口“圣语”,闭口“经文”的依善派苏非们,不过是一群行走于寺院、缠着饭桌布的“苍蝇”;对他们披着宗教外衣勾结地方权贵巴依、投靠侵略者的罪恶行径,以无比尖刻辛辣的语言予以揭露和抨击;同时又不无自豪地宣称:

我身上的一根毫毛都不会向巴依躬腰,

我虽然是穷人,却象帝王一般高傲。

而且,他笔端的锋芒实际上已直接对准了自称“帕夏”的阿古柏:

一心追求财富是一种灾难,

如果这样,即使是皇帝,

也会把宝座丢掉,

皇帝也会坍倒!

面对侵略者的强权暴力,诗人毫不退缩,他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不管苍天如何降灾于我,

我是顶天大柱,决不会倾倒!

虽然,诗人也有过光明迟迟不来的遗憾和哀伤,在诗句中表达过“我去了,默默地走向那个世界;多少次我都末能点燃明灯”这样的心境,但仍然坚信光明一定会到来。在自己的诗作里,依然谆谆劝导人们为人诚实,努力学习,勤奋向上;与贤能者交友以求共同进步,对伪善者憎恶决不同流合污:

这个世界充满了谎言,

自己绝不介入其间。

……

如果你打算得到“高贵”

就需要抛弃真理,学会圆滑献媚。

请看吧,哪些愁眉苦脸的人皆因身处高位,

而那些喜笑颜开的人决不因出身寒微而羞愧。

麦西胡里是一个对祖国的前途、人民的命运充满责任感的诗人,也是一个对侵略暴力和一切邪恶势力深怀憎恶的正义斗士;他虽然以“格则勒”——情诗为其诗集的名称,但他决不是一个沉溺于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无聊文人——尤其是在那样一个严酷的年代。我们有理由认为,选择传统的爱情题材不过是为其作品涂上一层保护色;内中的爱情、恋人、佳人、花园、荆棘、天堂等等,肯定被赋予了积极向上的象征寓意,曲折地表达了诗人对自由解放的追求和对光明幸福的向往;而且他决不会让苏非遁世主义和神秘主义者满意,他将把虚幻的“天堂”留给苏非们,而要与自己的人民为现世的美好而努力奋斗:

倘无爱情,君王的美丽王国不会繁荣,

人的身躯也就没有灵魂。

……

见不到绝代佳人,花园对我没有用,

漫步在无恋人的花园象在荆棘丛中。

……

情人的头发就象麝香一样,

情人所在的地方那就是天堂。

看到我衣着华丽的情人的秀容,

纵使天堂百般幸福愉快,

我却为与情人相会而心花怒放。

……

麦西胡里对恋人的爱高过天堂,

阳光和月光全会洒落在头顶之上。

萨克,我愿以生命为酒、眼窝做杯,

我深深地怀念恋人,在这酒会上让欢乐荡漾。

伊布拉音是诗人的本名,麦西胡里是他的笔名,诗人的生平我们所知仅此而已。但我们只要记住一点就够了:在阿古柏入侵后,万马齐喑的白色恐怖年代,曾经有过一个不甘凌辱、不肯屈服的强项诗人——麦西胡里。

 


作者: 来源:2014-11-13 古城喀什微博
上一篇:夏马勒巴格镇52名揭面纱 妇女共舞小苹果 下一篇:喀什市召开党建工作推进会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